您現在的位置:

福建省尤溪職業中專學校>>校園資訊>>教育新聞>>正文內容

我國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綜述:為人人成才鋪路

作者: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發布時間:2016年10月12日 點擊數: 字體:

為人人成才鋪路

——我國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綜述

  “吳兵,北京大董烤鴨店上海環貿店副總經理,年薪60萬元”“劉學寶,金融街威斯汀大酒店副廚師長,年薪18萬元”……不久前,北京市延慶區第一職業學校舉辦的校園開放日上,醒目位置打出了畢業生的去向和收入。 

  雖然收入不是衡量一個人成功的全部,但是對于我國無數希望通過教育改變命運的普通百姓來說,職業教育越來越成為一種“有用的”“實惠的”選擇。黨的十八大以來,通過一系列有力舉措,職業教育改革發展日益深化,服務經濟社會能力不斷提升,吸引力顯著提高。 

  面向人人成才的教育 

  在我國,每年平均有280萬個家庭通過高職實現擁有第一代大學生的夢想。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高等職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姜大源認為,職業教育直接服務于民生,阻斷了貧困的代際傳遞,促進了教育公平。 

  數據顯示,2015年全國共有中等職業學校1.15萬所,當年招生604.22萬人、在校生1674.21萬人。中等職業教育堅持“面向人人,面向社會”的招生政策,應往屆初高中畢業生和結業生、農村剩余勞動力、進城務工人員、城市下崗失業人員、大學畢業生及其他社會成員都可以通過中等職業教育學習一技之長。 

  與此同時,高等職業教育快速發展,年招生數、在校生規模穩中有升。2015年,全國獨立設置的高職院校達1341所,招生數348萬,畢業生數322萬,在校生數1048萬,占到高等教育的41.2%,全年為社會提供技術培訓超過2000萬人次。 

  在多年畢業生人數上漲、就業連呼“史上最難”之際,職業院校卻不時爆出畢業生被企業一搶而空的消息。據教育部向社會公布的2015年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就業情況,全國中等職業學校就業率為96.3%,對口就業率為77.6%。麥可思調查顯示,我國高職畢業生半年就業率穩定在91%左右,高職生畢業后3年的收入增幅在各級各類畢業生中是最高的。 

  “孩子的成績能上二本,但是他就看中了這里的綠色食品檢驗專業。”今年4月,北京農業職業技術學院自主招生現場,一位家長對記者說,現在全社會都關心食品安全,學這個專業有發展。 

  現在,越來越多的家長和學生意識到,上職校不是升學失敗的無奈退路,而是出于自身特點的主動選擇。教育界流行多年的多元智能理論,人們并不陌生。而在教育實踐中,職業教育恰恰打造了普通教育之外的一條多元的、寬廣的道路。 

  這條路有多寬闊?以高職為例,2015年修訂的專業目錄中共有748個專業,對應著社會上的1000多種職業。在這條路上,無須再為單一的分數、排名目標而困擾,只要努力向前,每個人都可以走出自己的精彩。 

  那些優秀畢業生,已然在用自己的技術技能回饋社會。今年6月25日,長征七號運載火箭首發成功,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火箭訂單班”的畢業生占火箭生產一線員工的1/3。 

  再高大上的科學理論,也需要動手的人讓其落地。北京農業職業技術學院的畢業生,就是通過反復的、精準的實驗儀器操作,成為中科院、軍事醫學科學院等高精尖科研團隊中不可或缺的力量。 

  中國制造2025、戰略性新興產業、現代服務業……職業院校培養的數以億計的高素質勞動者,正在成為中國體量龐大的經濟巨輪穩步向前的重要保證。 

  讓成才之路既寬闊又通暢 

  職教的路,寬是寬了,能走得遠嗎?站在選擇的路口,人們依然有些不確定。畢竟,曾經職教與普教猶如平行的雙軌,一旦選擇了就無法改變,而職校生的前路往往隔著玻璃天花板。 

  揚州大學旅游烹飪學院教師朱文政的成長經歷正是對固有觀念說“不”。中職畢業后,考入揚州大學烹飪專業,他一路讀到研究生畢業,成為“雙師型”專業教師。“小時候不愛學習,但是越實踐,越覺得自己需要學習提高。”朱文政說。 

  為了讓成才之路既寬闊又通暢,讓學生有機會在實踐和學習的交替中提高,近年來,職業教育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 

  接通“斷頭路”,讓職校生有上升的希望和空間。近年來,我國逐步完善職業教育考試招生制度。以中高職銜接為切入點,重點改革學制、課程銜接體系和升學考試制度,為應用技術和技能人才繼續學習和職業生涯發展奠定基礎。 

  在中等職業教育領域,著力鞏固招生規模,總體保持普通高中和中等職業學校招生規模大體相當,建立健全對初中畢業生實行中高職貫通培養的考試招生辦法。 

  在高等職業教育領域,加快推進高職院校考試招生與普通高校相對分開,推行“文化素質+職業技能”評價方式,健全面向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單獨招生、綜合評價招生、技能考試招生、中高職貫通招生和技能拔尖人才免試等考試招生辦法,適度提高高職院校招收中職畢業生比例,逐步擴大高等職業院校招收有實踐經歷人員比例。加強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溝通,積極發展多種形式繼續教育,建立學習成果積累與轉換制度,為學生和全體社會成員提供多次選擇、多樣化選擇、多路徑成才機會。 

  2015年10月,《關于引導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的指導意見》出臺,引領一批普通本科高等學校向應用技術類型高等學校轉型。國家逐步建立以職業需求為導向、以實踐能力培養為重點、以產學結合為途徑的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模式,打通從中職、專科、本科到研究生的上升通道。 

  對接產業需求,與經濟社會發展同步共頻。調整重組62個職業教育教學指導委員會,舉辦70余次產教對話活動,開展現代學徒制試點,推進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鼓勵多元主體組建職業教育集團,共同制定培養計劃,共同開發課程教材,共享師資資源,共建實訓基地,共擔學生就業……一系列舉措推進產教融合不斷深化。 

  各種努力最終匯集到一點——人才培養的質量。為此,職業教育苦練內功,加強自身能力建設。 

  通過“國家示范性高等職業院校建設計劃”,中央財政累計投入專項資金45.5億元,支持200所國家示范(骨干)高職院校重點建設788個專業點。

  推進工學結合人才培養模式創新,中央財政共投入16.667億元,實施職業教育實訓基地建設項目,支持715所高職院校建設910個實訓基地,引導項目院校積極探索校內生產性實訓基地建設的政校企合作新模式。 

  為了讓學生在實習中練就真本領,教育部等五部門印發《職業學校學生實習管理規定》,從組織管理到安全保障做出明確規定,解決以往管理中“失之以寬、失之以松”的問題。 

  為了讓教師更加了解企業實際,教育部等七部門印發《職業學校教師企業實踐規定》,明確規定我國中等職業學校和高等職業院校的專業課教師(含實習指導教師),需要每5年到企業或生產服務一線服務累計不少于6個月,沒有企業工作經歷的新任教師將先實踐再上崗。 

  此外,國家還建立了職業學校質量報告制度、中職就業報告制度、職業院校教學工作診斷與改進制度,完善學校內部質量保證體系。實施職業院校管理水平提升計劃,提高學校管理的科學化、規范化和精細化程度。 

  全力支持補短板 

  數據顯示,2014屆高職畢業生中52%的人家庭背景為“農民與農民工”,中職生的這一比例則更高。無論對國民經濟發展,還是對改善民生,職業教育都起著補短板的基礎性作用,而短板的發展更離不開外力的保障。正因如此,近年來,國家對職業教育的扶持力度不斷加大。 

  職業教育的投入保障正在加大。“十二五”以來,中央財政持續加大投入,年均增長超過50%,投入近500億元,突出建設和改革兩條主線,建成了一批具有較高水平和示范作用的骨干學校、專業和課程,助推職業教育改革發展不斷走上新的臺階。 

  2015年,財政部、教育部、人社部聯合印發《關于建立完善中等職業學校生均撥款制度的指導意見》,要求到2016年底地方應建立中職生均撥款制度,中央財政采取“以獎代補”措施,引導各地開展工作。截至2015年12月,全國所有省份均已出臺高職生均撥款制度,26個省(區、市)出臺中職生均撥款制度,進一步確保了職業教育經費投入。 

  同時,教育部先后實施示范性職業院校建設計劃、中職基礎能力建設項目、高職學校提升專業服務產業發展能力項目、實訓基地建設計劃等重大項目,支持建設了200所國家示范(骨干)高等職業院校、1000所國家中等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示范學校、3000多個實訓基地,完成專業教師培訓近20萬人次。 

  進入“十三五”階段,教育部會同財政部、國家發改委等部門,組織實施了現代職業教育質量提升計劃、產教融合工程等專項建設,進一步改善職業學校辦學條件。 

  “中職一人,脫貧一家”,在許多貧困地區,這句話深入人心。近年來,中職資助體系不斷完善,所有農村(含縣鎮)學生、城市涉農專業學生和家庭經濟困難學生都可以享受免學費政策,覆蓋率近90%,19個省實現了中職學生免學費政策全覆蓋。2015年,調整完善中職教育免學費財政補助年限,公辦學校財政補助時間由原來的2.5年調整為3年,對符合條件的民辦學校給予同等補助。 

  同時,中等職業教育國家助學金資助人數和金額不斷提高,全日制正式學籍一、二年級在校涉農專業學生和非涉農專業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以及六盤山區等11個國家連片特困地區和西藏、四省藏區、新疆南疆三地州中等職業學校農村學生(不含縣城)全部納入享受助學金范圍。2015年春季學期開始,將國家助學金補助標準由每年生均1500元提高到2000元,全國中職助學金覆蓋近40%學生。隨著學生資助覆蓋面的逐步擴大,中等職業教育有效發揮了促進社會公平的作用。 

  協調發展區域職業教育,也是補齊短板的重要舉措。近年來,國家積極開展職業教育東西部聯合招生合作辦學,加強東西部對口支援。充分發揮東部地區職教集團、國家中等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示范學校優質教育資源的帶動作用,鼓勵學校面向中西部地區增加跨省招生計劃,為中西部農村地區、民族地區、貧困地區學生提供更多接受高質量職業教育的機會。據初步統計,截至2015年,累計合作培養約200余萬人,進一步推動了職業教育區域協調發展,推動了教育機會公平,體現了社會公正。(首席記者 高靚)

  《中國教育報》2016年7月7日第1版

2016年10月12日

點擊數: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